您的位置:必赢亚州手机app > 房产 > 中银鄂志寰:美国要解决贸易逆差 须改变美元主导

中银鄂志寰:美国要解决贸易逆差 须改变美元主导

2019-06-01 20:41

  相关阅读:外商投资已成中国经济存亡命门 国内未来或再启降准     

摘要:无视中方的严正警告,美参议院周二通过了汇率法案。而在其后的12日,国内外汇交易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1美元兑6.3598元,人民币较上一交易日大幅下行。这显示,中国不会迫于美国的政治压力而改变渐进升值的策略。 但是,即便该法案不大可能最终通过,...

  管涛:中美贸易争端对中国国际收支的影响

  新浪财经讯 论坛:“一带一路”倡议下的自由贸易与金融开放新格局——暨“跨境金融50人论坛”年度峰会于7月14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人鄂志寰出席,并发表演讲。

    无视中方的严正警告,美参议院周二通过了汇率法案。而在其后的12日,国内外汇交易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1美元兑6.3598元,人民币较上一交易日大幅下行。这显示,中国不会迫于美国的政治压力而改变渐进升值的策略。

  随着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与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中美贸易争端也不断升温,近期更是愈演愈烈。未来如何演进?中美贸易争端对中国国际收支会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贸易摩擦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冲击比对实业经济冲击更大,中美贸易摩擦存在不对称长期性及复杂性;美国商品贸易长期保持巨额逆差,具有内在不平衡性;“美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有深刻的经济和社会根源。

    但是,即便该法案不大可能最终通过,美这一举动无疑仍加大了中美两大经济体爆发贸易战、汇率战的风险。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如果出现贸易摩擦,对中美两国都有害,但对美国的伤害程度大于中国。同时,中国应尽早在贸易和金融上做出应对预案,预案本身也是化解美国压力的武器。

  中国外汇

  人民币兑美元压力增加,兑其他货币保持相对稳定。美国要解决贸易逆差,必须改变美元的主导地位,这将为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稳定地位提供空间。

    在11日(当地时间)的投票中,美参议院以63票赞成、35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该法案的主要内容是要求美国政府对所谓“汇率被低估”的主要贸易伙伴征收惩罚性关税。这一法案还将交由众议院表决,并经美总统奥巴马签署才能正式通过。

必赢亚州 1

责任编辑:戴明 SF006

    中国外交部、商务部和央行12日同时表态,坚决反对这一法案。外交部以“损人而不利己,有百害而无一益”评价。商务部称,“无异于发出了贸易保护主义升级的错误信号。”央行则表示,把经济问题政治化,这不但解决不了美国国内经济问题,还将严重危害中美经贸关系,损害全球经济的恢复和平稳增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12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05年7月汇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升值30.2%,人民币名义和实际有效汇率分别升值13.5%和23.1%。经常项目顺差与GDP之比在2007年达到历史最高点的10.1%后明显回落,2010年为5.2%,2011年上半年进一步下降至2.8%。这些事实充分说明,人民币汇率正逐渐趋于均衡合理水平。报告认为,像上次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一样,人民币继续扮演了国际货币体系中的稳定锚角色。按照现在的渐进升值方式,加上其他结构调整措施逐步见效,中国将渐进、稳妥地实现汇率均衡。

  文/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管涛

    “人民币已经升值30%,加上通胀因素已在40%。从长期来看,中国的通胀会在一个相对高的水平上,因为劳动力成本、要素机制改革等因素,成本增加。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均衡汇率会受到通胀的影响,不能因为外界压力不断升值。中国应该考虑怎样稳定汇率,在谈判桌上把各种理由说清楚。汇率和外贸条件都在改变,已经在均衡水平上,不能跟美国纠缠。”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晓蕾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经济转型期需要一个稳定的内外部环境。”

  4月2日,中国对美国贸易保护政策做出实质性回应。财政部网站消息称,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自2018年4月2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7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在现行适用关税税率基础上加征关税,对水果及制品等120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税率为15%,对猪肉及制品等8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税率为25%。现行保税、减免税政策不变。

    “如果出现贸易摩擦,对中美两国都有害,我认为对美国的伤害程度大于中国,因为中国的内需空间大而且储蓄率高,而美国本来就业压力就很大,如果出现贸易摩擦,中国汇率出现大幅上升或者出现惩罚性关税导致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中低端产品进入美国后价格上升反而对美国低端居民造成冲击。所以出现贸易摩擦是两害,美国受到的冲击更大,回旋余地更小,而中国无非是将大量资源转向内部市场,还有回旋余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巴曙松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

  中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未来如何演进?中美贸易争端对中国国际收支会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必赢亚州,    “很难评估贸易战后中美双方谁遭受损失更大,表面上中国对美国出口大于进口,中国对美国依赖更多。但必须看到中国只是全球产业链上一个环节,无论是美资企业或是其他外资企业,都是产业链上的一部分。虽然美国可以到越南、墨西哥投资,但产业转移并不容易。目前反对汇率法案的一些美国企业在中国是有利益的,对于这些企业而言,产业转移从中国到其他国家的成本是非常高的。”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

  近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撰文指出,中美贸易争端对中国国际收支的短期影响渠道有三:一是信心渠道,即中美经贸关系紧张有可能降低市场风险偏好,促使资本逃离风险资产,加剧中国资本外流;二是贸易渠道,两国贸易争端将会影响中国的对外贸易活动;三是金融渠道,两国贸易纷争包括投资保护主义措施,将影响中国的对外投融资活动。后两个渠道都会通过影响中国实体经济,进一步对市场预期产生影响。

    眼下看来,虽然这一法案最终通过的概率不高,但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应该尽早做出应对预案,预案本身也是化解美国压力的武器。

  管涛认为,贸易战的胜负不是比谁的损失小,而是看谁的承受力强。从中长期看,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并不取决于中美贸易摩擦,而是经常项目收支看国内的投资储蓄关系、人口结构变化等,跨境资本流动看国内市场前景、营商环境、产权保护等。另外,中国是一个大型开放经济体,具有较大的市场和政策回旋余地,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应对中美贸易摩擦,防范国际收支风险,关键是做好自己的事,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以下为管涛所撰原文:

    “如果汇率法案最终经众议院和美国总统通过,中国要有积极的后备措施,比如,在贸易上制定针对惩罚性关税的应对措施,包括加税和减少进口。或者在金融市场上卖出一些债券,特别是要联合一些国家来针对美国在金融方面和货币方面对其他国家造成损害和溢出效应的政策作出反应。美国的货币政策引起全球的价格上升和通货膨胀,阻碍全球经济增长,影响各国的经济增长。”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

  中美贸易争端对中国国际收支的影响

    “从这次汇率法案的内容来看,和之前的法案相比事实上已经温和很多。之前内容是对全部中国产品征税,而此次并非全面的贸易制裁,只是提到在反补贴时,将汇率低估作为补贴的一种手段。但是,美国的做法确实违反WTO规则,在WTO规则中并没有规定将汇率低估认定为补贴的手段,如果美国真的通过该法案,中国可以诉诸WTO多边解决机制要求其撤销。”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副院长屠新泉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包括货物贸易在内的顺差形式的经常项目收支失衡,曾经是中国对外经济失衡的重要表现,一度成为国际上指责中国货币操纵的重要把柄。2007年6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对成员国政策双边监督的决定》,首次增加了根本性汇率失调的内容,直指大规模和长期的经常项目顺差就是汇率失调,实际是指向中国。美国财政部制定的“货币操纵”三个标准之一,就包括经常项目顺差与GDP之比超过3%。过去,甚至在“8·11”汇改以后的有一段时期,美国财政部每半年发布一次的《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报告》一直以此为由施压人民币汇率重估。一些美国人至今仍对人民币低估成见颇深,特朗普竞选时还威胁要对中国贴上“货币操纵”的标签。

TAGS:难迫参院贸易战施压升值美加快人民币加大风险

  对此,中国政府一方面是承认经济失衡的客观存在。早在2006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就做出了国际收支的主要矛盾已经从外汇短缺转为贸易顺差过大、外汇储备增长过快的重要判断,并提出要把促进国际收支平衡作为保持宏观经济稳定的重要任务(即不追求外汇储备越多越好)。2007年初,总理在“两会”中外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中国经济存在不稳定、不协调、不平衡、不可持续的问题,其中就包含了外贸和国际收支不平衡。另一方面是积极致力于“扩内需、调结构、减顺差、促平衡”。随着经济增长动力逐步转向消费和服务业拉动,经常项目顺差与GDP之比由峰值的10%回落到2%以内的水平(见图1)。之所以2007年以后中国外汇储备仍然出现了超额积累(最多超出2006年底水平近3万亿美元),主要与发达国家货币放水,全球流动性过剩,资本大量涌入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有关(见图1)。不难看出,中国政府并没有诿过他人,而是从自身找原因、寻求解决方案,最终实现了经济再平衡。2012年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再认为人民币汇率存在明显低估。近年来,尽管美方依然因双边贸易失衡把中国放在货币操纵的监测名单上,但也已不再要求对人民币汇率重估。

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app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中银鄂志寰:美国要解决贸易逆差 须改变美元主导

关键词: 必赢亚州